贵州省交通厅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热点专题 » 脱贫攻坚 » 工作动态

加勉乡项目部里的扶贫故事

字体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22日 14:05    浏览数:次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初冬的天气,冷飕飕的。

在从江县加勉乡党翁村的半山腰上,贵州路桥集团加勉乡脱贫攻坚前线工作队(即加勉项目部)就驻扎在这里。


割断贫困“尾巴”的鸡鸭鱼收购点

走近从江县加勉项目部,除了与贵州路桥集团其他各项目部大体相同之外,还有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

在项目部办公区旁边的一块新翻的泥土地里,一只母鸡正带着15只小鸡在地上到处觅食,看到笔者走近,便快速地溜开了。笔者好奇地问项目部负责人张乙,项目部怎么还养着鸡?鸡又怎么能够到处放养?

项目部的鸡鸭圈舍  (供图 王鸿).jpg

项目部的鸡鸭圈舍

项目部办公室负责人马宁抢过话题说,其他鸡都关在鸡鸭圈舍里,这只鸡享受着“特殊待遇”,因为她还是“哺乳期”。

说起这只鸡,还是项目部老黑哥不久前花了200元钱从污弄村二组贫困户韦桥生家里买来的呢,连同小鸡老老小小一共16只。

张乙指着不远处说,远处的山头上是鸡鸭圈舍,下边那个是鱼池。

项目部的鱼池  (供图  王鸿).JPG

项目部的鱼池

我们沿着张乙手指的方向,来到鱼池边。鱼池位于办公区左下方停车场边上,另一边靠着苗族同胞的一块小小的稻田。鱼池有10多个平方米,里面的鱼儿看见人来,精灵古怪,格外的活跃。那些鱼,从二三两到七八两不等,大约有三四十斤。

我们又来到鸡鸭圈舍外边。鸡鸭圈舍在停车场左边厕所后面的一个小山包上,有100余平方米。里面有大大小小的鸡和鸭40余只,各种品种,各种颜色。正是中午时分,它们有的在走动,有的在打盹,有的在争斗,好不热闹。

这些鸡鸭鱼,都是从污扣村和污弄村“尾巴”贫困户那里收购来的。

说起这个收购点,还有一段故事。

从去年起,按照省交通运输厅和贵州交建集团统一部署,贵州路桥集团承担起从江县加勉乡污弄村和污扣村的脱贫攻坚任务重担,明确今年的脱贫攻坚任务是污扣村55户240人(现在为238人)、污弄村37户贫困户147人(现在为145人)。

任务就是行动。通过各种途径,到了今年8月份,两村其他贫困户如期脱贫已经不成问题,但还剩下梁金洪等15户如期脱贫还较为困难。面对这些“尾巴”贫困户,怎么办呢?

“绝不能让一户贫困户掉队,这是政治任务”,第一分公司总经理方永桥和党支部书记史新平反复强调。项目部以张乙为首的一大帮人又开始动起了脑筋,发起了新的冲锋。一方面,他们继续做工作,让这些贫困户家里的剩余劳动力尽快到项目部务工,增加收入,确保如期脱贫;另一方面,将这些贫困户养殖的鸡鸭鱼按照市场价格定点悉数收购,解决他们的销售难问题,想方设法让他们增收。

立说立行,说干就干。8月份,项目部请人建好了鱼池,修好了鸡鸭圈舍;从8月29日开始,逐家逐户收购鸡鸭鱼。

10月12日,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崔文武到加勉项目部指导工作,看到这个举措,表示充分肯定。在次日返回贵阳的途中,还亲自指导制作了一块定点收购的牌子,明确了收购范围、目的和原则,并密切关注鸡鸭鱼收购工作进展情况。

快三个月过去了,笔者翻开项目部专门负责脱贫攻坚数据采集的老韩的台账,到11月16日,项目部向这些“尾巴”贫困户收购鸡133.1斤、鸭41.5斤、鱼192.9斤,另外还收购了饲料用的玉米120斤、谷子100斤,共支付这些贫困户10357.5元资金。

涓涓细流润心田。之前这些户数的一些剩余劳动力不愿到项目部务工,只想呆在家里自由自在,逍遥快活,而今看到项目部员工们的良苦用心,纷纷出来务工,甩开膀子干起了活儿。


就业扶贫撑起两对夫妻的新天地

已经是傍晚时分,司机老黑哥与办公室工作人员王鸿刚刚从25公里外的宰便镇采购回来,买了一皮卡车菜,停靠在办公区靠近食堂的边上。帮厨韦海芳和韦老别知道后,就从厨房匆匆跑出来,七手八脚地帮忙从车上下菜,然后又抱着一大袋一大袋的菜穿过食堂,搬运到厨房。

韦老格夫妇在一起忙碌  (供图  傅伯勇).jpg

韦老格夫妇在项目部一起工作

值班员梁斌和韦老格也从办公区下面的值班室跑来,帮忙搬运。

这四个人,梁斌和韦海芳是一对贫困夫妻,韦老格和韦老别也是一对贫困夫妻。他们为何双双来到项目部务工?

梁斌和韦海芳住在加勉乡污扣村五组,家里4口人。梁斌家里仅仅0.8亩地,耕地少不说,家庭环境还特别恶劣,无论怎么干也无法解决温饱。梁斌去广东务过工,但没有文化,也没有技术,工资除了房租和生活外,所剩无几。

今年8月份,他们夫妻俩来到项目部。一个做了值班员,2500元/月,一个做了帮厨,2000元/月,包吃住。2岁半的儿子梁凯文呢?也免费在项目部吃住。一到周末,他们还将在加勉乡寨坪小学读一年级的女儿梁艳芝接到项目部,一起吃住。收入相对固定,生活有了着落。几个月下来,项目部成了他们温暖的“家”。

据厨师汤小会介绍,年仅24岁的韦海芳,心灵手巧,勤奋好学,现在除了洗菜、切菜,还学会了一些炒菜的技巧。她还很有想法,想好好学习厨艺,学好后一直跟着“师傅”“混”呢。

梁斌夫妇幸福地偎依在一起  (供图 傅伯勇).jpg

梁斌夫妇

刚刚28岁的丈夫梁斌也有自己的心思。他告诉笔者,很想去工地上跟着施工技术员学习技术,拥有一技之长后跟着路桥集团干;遗憾的是,儿子太小,放不开手。

梁斌夫妻俩对目前的工作很满意。他们想,以后如果有新的项目,也想跟着项目一起走,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与梁斌夫妻比起来,韦老格和韦老别的经历就更为曲折和坎坷。

韦老格和韦老别来自加勉乡污弄村一组。他们俩站在一起,如果不是韦老格自己亲口说,笔者还以为他们是一对母子呢。

现年28岁的韦老格,五岁时父亲去世,母亲将自己和兄弟三人含辛茹苦地拉扯大,因为家里穷,没有读过书,到现在也一个字不识。他曾经也想打拼一下,就随村里一些人去了非洲。本想一大把一大把地挣点钱回来,娶个媳妇。正应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那句话,他到非洲短短6个月,就回到了自己原来的“老窝”。家里穷得叮当响,婚姻问题就一直没有着落。

所幸的是,年前,一个偶然的原因,韦老格与韦老别相识了。韦老别40岁,之前住在邻近的光辉乡。丈夫去世了,留下了她和现年19岁的儿子。儿子去从江县城打工去了,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在家过着日子。“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两个人相似的命运,让韦老格与韦老别很快就走在了一起。今年2月份,他们举行了简单的婚礼。

谈起这段婚姻,韦老格眼睛里浮现出一丝遗憾。在遗憾之余,他还是感到很欣慰,他希望韦老别给自己生一个孩子,为自己传宗接代,延续香火。

婚姻问题解决了,但是吃饭问题还没有解决。今年9月份,在工作人员的动员下,他们夫妻俩来到加勉项目部,待遇与梁斌夫妇一样。

收入有了保障,脱贫就有希望了,韦老格和韦老别的心里乐滋滋的。他们一有空,就帮忙洗碗、扫地、擦桌椅……

“一人务工,全家脱贫”。贵州路桥集团以项目为支撑,截至目前,已经解决了污扣村、污弄村两村类似于梁斌、韦老格等贫困户174人就业。单是加勉项目部,到10月底就共计用工4223个,支付工资515323元。目前,除了污扣村梁金洪和污弄村王小忠两户贫困户如期脱贫稍微有点困难外,其余90户如期脱贫都有了保障。


韦金水的施工队伍与18个家庭的脱贫梦

头天晚上刚刚下过雨,在加勉至加鸠三级路改扩建工地上,韦金水身着短袖,正带着他的施工队员们忙着砌筑公路挡墙。

现年23岁的韦金水,一双手套上沾满了稀泥,脸上挂满了笑容。看到笔者一行人走来,他放下了手里的活儿,聊起了自己曾经走过的路。

家住加勉乡污弄村二组的他,家里6口人。一年前,他还是贫困户;如今,却成了当地脱贫致富的带头人。短短一年时间,是什么让他脱胎换骨了呢?

这还得从他结识贵州路桥集团说起。

一年前,位于月亮山腹地的从江县加勉乡,还是全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韦金水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虽然年纪轻轻,他却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面对巴掌大的人均耕地不足0.6亩的梯田,韦金水有些无奈。之前,他也像其他一些贫困户一样,躺在贫困户优惠政策的温床上,吃着低保,吹吹芦笙,溜溜鸟儿,醉醉酒,自我满足、得过且过地过着日子。

但他还是不甘心,毕竟6口之家的担子也不轻。“穷则思变”,韦金水当时这样想。他只身前往广东打工,但在需要技术支撑的时代,他被淘汰出局,只好悻悻地回到家中,一边干着农活一边抽空在周边打些零工。没有固定的活干,尽管起早贪黑,家里还是入不敷出,贫困状况依旧。韦金水找不到方向,也找不到门路,陷入了困惑和迷茫之中。

而此时,贵州路桥集团正悄悄地打响了加勉乡脱贫攻坚战。特别是公路基础设施建设,通组路产业路总里程就达到54.84km,加勉至加鸠三级路改扩建总里程也达18.25km。这些公路的边沟及挡墙,需要很大一部分劳动力。

“公路工程施工,必须用当地贫困剩余劳动力”,这是崔文武对脱贫攻坚前线工作队下达的死命令。

韦金水之前在广东砌过挡墙、贴过瓷砖,虽然技艺不精,但略懂皮毛,这正好赶上趟儿。项目部负责人张乙找到了韦金水,向他讲明了扶贫政策、务工待遇、劳动保障等情况,希望他带头出来务工。这对于陷入困惑和迷茫的韦金水来说,枯木逢春,如鱼得水。

7月12日,韦金水来到项目部,帮助项目部驻地贴地砖,贴完瓷砖后,又帮助修建鱼池和门柱。短短半个多月,他得到了3000多元的收入,不但收入不菲,而且蛮有保障。他想,如果拉起队伍,又如何呢?如果那样,不但自己能够找到更多的钱,还能够带动当地贫困户增收。他开始萌发了新的想法。

工程建设需要有组织、有纪律的劳动队伍,项目部再一次让韦金水美梦成真、如愿以偿。

7月28日,韦金水拉起了自己的施工队伍。短短不到4个月,人数从最初的6人增加到目前的18人,全都是来自污弄村、污扣村、南烧村、别鸠村、加模村的贫困户。

“‘游击队’转为‘正规军’,无论理念、技术还是安全,都需要培训。”项目部副经理邓超和总工刘河清认为。于是,项目部加大了对韦金水施工队伍的培训,让他们在干中学、学中干,一步步不断提升。

如今,韦金水的施工队伍已经独立承包公路挡墙等业务,开始大显身手。

18个贫困工人的身后,是18个贫困家庭,是每个贫困家庭每月至少4000元以上的源源不断的收入。这下,不但这些贫困户脱贫有望了,韦金水的收入也增加了,同时还成了当地脱贫致富的带头人。

“在以后的施工中,我们还将发现和培养第二个、第三个‘韦金水’,让他们在脱贫攻坚的征程中大显身手。”贵州路桥集团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崔文武表示。

“在脱贫攻坚工作中,只要发现有条件、有能力、有热情创业并愿意带动贫困户共同致富的带头人,我们都要积极支持和培养。”贵州路桥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吴飞说。

这些,只是项目部几个简简单单的扶贫故事,而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还有很多很多……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